巴蜀文化研究

成都,等你来品

胡小文

2019-02-28 01:50

记者 王嘉
成都日报

在刚过去的春节里,虽然有很多时尚炫酷的去处,但在艳阳高照时,去茶楼茶馆仍是不少市民的不二选择。四川省诗书画院专职画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四川省美术家协会理事张剑,是一名老茶客,他用笔画了20多年的成都老茶馆。张剑感慨,时代在变,城市在变,年轻一代喝茶的习惯也在变,不变的是刻画在成都人心中的文化基因。

大雅大俗 茶碗里泡出的城市调性

“我们这辈的成都人,哪个小时候没有跟到爸爸爷爷坐过茶馆,听他们摆龙门阵哦。”摆起老茶馆的龙门阵,张剑侃侃而谈。他说,他是在茶馆里头泡大的。小时候长辈最爱带他去杜甫草堂、百花潭公园、人民公园周围的茶铺。“那时候的茶铺里都是半躺的竹椅,茶博士用长嘴壶掺茶,一只手能握10多套茶具。”回忆起以前的茶馆,张剑眼睛里泛起了兴奋的光芒。他说,茶铺里泡一杯三花茶,认识不认识的人都喜欢坐一起冲壳子,各种新闻传播得比报纸还快。茶铺里也有评书、川剧表演。“弥漫着茶香、烟味的空气中,成都话、川剧或者评书的声音交错在一起,这就是老成都的味道。”

世界饮茶习俗源于四川,这个为国内外学术界所公认。而中国最早的茶馆起源于四川。据《成都通览》载,清末成都街巷计516条,而茶馆就有454家,几乎每条街巷都有茶馆。

在古代,文人骚客追求在幽雅的环境中饮茶。但成都茶馆却通常是顾客盈门,熙熙攘攘。人们去那里不仅是喝茶,也追求济济一堂的那种公共生活氛围。成都人好饮茶,素花菊柠苦银红白皆可入水一泡,诸人围坐,各持一杯,各好一口,东长西短,各说各理,是谓川派茶俗。从茶到茶馆,成都的包容完美地将大雅与大俗融为一体,雅则端庄,俗则自适,海纳百川,自成一派。

自洽自在 成都人本来的样子

“谈民间茶文化,就不能不讲成都。”台湾知名作家林清玄生前多次来蓉找茶,盛赞成都茶文化。在成都的茶中,他品味到“人生需要准备的,不是昂贵的茶,而是喝茶的心情”。林清玄曾对日本的茶道专家说:“你们日本的茶道只学到了中国茶道的一点点,你们没有学到文人的茶道(苏东坡、黄庭坚的茶道),也没有学到老百姓的茶道。要学老百姓的茶道,到四川来吧,非常的自由自在,一人一把茶壶,你喝100杯也没有人管你。”

2001年,张剑创作了其第一张茶馆系列作品《盖碗茶》,描绘记忆中的老成都茶铺的样子。在这张画作中,他用写意的笔法,描绘了昔日在成都街头随处可见的场景:青瓦屋檐四方桌,铜壶盖碗茶龙门阵。这幅画仿佛能让人看到现场的茶雾氤氲,甚至能闻到茉莉花飘散在空气里的芬芳。《晨音》是张剑的成名作之一,这件描绘成都老茶社的巨幅画作,通过对普通人物的传神描绘,尽情展现蜀人闲适恬淡、乐趣横生、悠然自得的性格特征。

陆羽说茶是“南方有嘉木”“最宜精勤简德之人”。精,就是注重生活细腻品质;勤,是勤快,有积极性;简,简朴,在茶座喝茶,5块钱就能喝出自在。德,只有好品质的人才喝得出好茶的味道。爱喝茶的成都人保持着一种天真浪漫的精神:慢慢喝茶,慢慢吃饭,慢慢思考,把生活想得透彻。生活就在成都人的茶杯里,而茶也就在成都人的生活中。

包容创新 成都新茶馆文化

用水墨聚焦成都茶馆,张剑坚持了20多年。说起茶馆的变化,他很有发言权。“现在想要看到地道的成都老茶馆,可能只有在双流彭镇才有了。在成都随处可见的茶楼咖啡馆成为了新一代茶客的聚集地。”张剑拿起手中的茶杯,喝了一口清茶,感触地说,三花是以前成都老茶客的最爱。并不是三花有多好喝,而是当时茶客的经济条件不允许喝更好的茶。

“你看现在经济发展了,茶客们也对茶有了更多讲究,普洱、铁观音……”他笑着说,以前去茶铺就是摆龙门阵,打麻将。现在很多人在茶楼、咖啡店谈生意,忙工作。“成都的茶楼咖啡店这么多。很多外地人都觉得我们成都人休闲,其实成都人都是在茶楼办公。这是鸭子浮水,暗里使劲。”

这几年,成都不少实体书店华丽转身,让读者在书店里品茶喝咖啡成为一种新时尚。随着时代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提升,成都的茶馆文化也在慢慢发生改变。奶茶咖啡也进了茶馆。与之相对应,许多咖啡馆也做着茶生意,在星巴克,你就可以来上一杯“碧螺春”。在刚过去的春节,一种3D打印咖啡首次入驻成都文博界,可将你最爱的文物照片打印在浓香四溢的咖啡奶泡上,从而让常年“躺”在展厅里的文物,通过这种神奇的新方式走入游客的生活中,让天府文化的魅力存到他们的记忆里。

在中国,成都的确以茶馆最多、茶客最众而名声在外。成都茶馆之多,其茶馆文化之包容性,茶馆服务之大众化,是其他任何中国城市所难以比拟的。乾隆时期的成都著名文人李调元写有一副关于茶馆的对联,至今不少茶馆都喜欢悬挂:茶,泡茶,泡好茶;坐,请坐,请上坐。


]]>

2019-02-28 09:51
312
一个汉字背后的古蜀历史(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