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争鸣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科学依据

杨秦霞

2018-08-05 02:03

吴怀友
光明网-理论频道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对我国发展所处历史方位作出的新的重大政治判断,这一判断具有全局性、根本性特征,关乎党和国家事业全局,关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历史、现实和未来。这一判断,是基于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新起点,基于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新变化,基于党的指导思想的新发展,基于经济社会发展阶段的新特点,有着充分的历史和现实、理论和实践根据。

  其一,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新起点,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重要前提。

  新时代,意味着新的历史起点。有没有一个新的历史起点,是判断我国发展的历史方位是否发生变化的重要前提。这里的新起点,指的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历经三十多年改革开放的量变积累到发生阶段性质变的转折点。这个质变,就是中华民族在历经站起来、富起来的发展阶段后进入到强起来的历史阶段,就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而把我国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历史阶段。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以巨大的政治勇气和强烈的使命担当,有效应对国际国内诸多风险和挑战,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积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解决了许多长期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难题,办成了许多过去想办而没有办成的大事,取得了全方位、开创性的历史成就,推动党和国家事业发生了深层次、根本性变革,“校正了党和国家前进的航向”,党的面貌、国家的面貌、人民的面貌、军队的面貌、中华民族的面貌,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

  其二,国内社会主要矛盾的新变化,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主要根据。

  新时代,意味着新的社会主要矛盾。唯物辩证法告诉我们,任何事物都是矛盾的统一体,矛盾是推动事物运动、变化、发展的动力和源泉。其中,在事物发展的任何阶段,必有而且只有一种矛盾居于支配地位,规定和影响着其他矛盾,对事物的发展起着主导性和决定性作用,这就是主要矛盾。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转化,是判断一个社会所处阶段、历史方位发生变革的主要因素。

  准确把握社会主要矛盾及其发展变化,制定完善相应的路线方针政策,是我们党实现正确领导、推动社会发展进步的重要一环。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党沿袭了党的八大对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基本判断,将其提炼为“人们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为制定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以解放和发展生产力为根本任务的方针政策提供了重要指引。30多年过去了,我国社会生产力水平、人民生活水平大幅度提高;人均GDP从1978年的156美元增长到2016年的8000余美元,已经达到中等偏上收入国家水平。我国长期所处的短缺经济和供给不足的状况已经发生了根本性转变,再讲“落后的社会生产”已经不符合实际。富裕起来后的人民群众呈现出多样化多层次多方面的需要,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更加强烈。这时只讲“物质文化需要”已经不能真实全面反映人民群众的愿望和要求。事实表明,十八大以来,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社会主要矛盾的转化,是判断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基本依据。

  其三,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新成果,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根本指针。

  新时代,意味着新的思想引领。恩格斯指出,“每一个时代的理论思维,包括我们这个时代的理论思维,都是一种历史的产物,它在不同的时代具有完全不同的形式,同时具有完全不同的内容。”也就是说,任何时代的思想、理论都是特定历史的产物。时代不同,思想、理论的形式和内容必然不同。是否形成了新的理论思维,是判断我国发展历史方位是否变化的又一重要标志。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持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立足我国总体实现小康的现实,着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长远发展,紧密结合新的时代条件和实践要求,顺应人民群众的新期待,从理论和实践的结合上系统回答了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什么样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怎样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一重大时代课题,创立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涉及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总目标、总任务、总体布局、战略布局和发展方向、发展方式、发展动力、战略步骤、外部条件和政治保证等基本问题,涵盖经济、政治、法治、科技、文化、教育、民生、民族、宗教、社会、生态文明、国家安全、国防和军队、“一国两制”和祖国统一、统一战线、外交、党的建设等各个方面,以一系列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一系列新概念新范畴丰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成果,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集大成者,为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提供了思想引领和根本遵循。

  其四,经济社会发展阶段的新特点,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显著表征。

  新时代,意味着新的阶段特点。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特点,不同时代有不同时代的特点。时代变了,其发展的阶段性特点必然随之变化。这是判断历史方位发生阶段性变化的重要标志。

  当前,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呈现出一系列新的阶段性特点。从经济层面看,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已由经济全球化的参与者转向建设者、推动者,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关键时期。

  从政治层面看,我们党团结带领人民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深入开展新的伟大社会革命,实施全面依法治国基本方略,推动国家治理的深刻变革。

  从文化层面看,理想信念教育加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深入人心,社会思想舆论环境中的混乱状况明显改变,意识形态领域的主导权和话语权不断增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自信开创新局面。

  从社会层面看,我国社会建设的重点,已经由满足人民群众对物质文化的需要转变为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需要,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保障全体人民在共建共享发展中有更多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成为新时代社会建设的显著特点。

  从生态层面看,首次把生态文明建设纳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总体布局,坚持绿色发展,建设美丽中国,推动形成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现代化建设新格局。

  从外交层面看,秉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观,倡导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积极促进“一带一路”国际合作,成为建设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新型国际关系的推动者、引领者。

  尽管这些特点带有过渡性,尚处于生长期,但已经呈现出新的阶段性特点,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重要表征。


 作者:湖南科技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湖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湖南科技大学基地首席专家 吴怀友


]]>

2018-08-05 10:04
108
鲁明川:走好新时代的乡村振兴之路